信息动态
张廉总是带头加班到深夜

张廉总是带头加班到深夜



张廉总是带头加班到深夜



  药房工作38年从没出过错

    “我母亲退休前是一名护士,我之所以会选择到药房工作,主要是受我母亲的影响。”张廉说,他从1978年参加工作,就一直坚守在药房。药剂师这份工作不像医生可以看诊或者做手术,特别受病人和家属尊敬,大部分时候药剂师都是在药房内分拣药物,做的都是幕后的工作,但药剂师的责任一样很重大。“我母亲之前经常跟我说,药不是萝卜白菜,多吃一点或者少吃一点,都可能影响到患者的健康,跟药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再小心。”张廉说,听从母亲的教诲,他在药房工作了38年,每次病人来拿药,他都要认真做到三查七对,从没有给病人拿错过一种药。社区居民把张廉称作“用药安全的大管家”。有时候儿女从外地带回来一些新药或者保健品,居民都先拿来让张廉给看看,他说没问题,居民才敢吃。

  药房600多种药他全有数

  “我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药房里有400多种西药和200多种中药,我师傅每天都跟这些药打交道,药房里哪些药要进货了,哪些药是居民急需的,全都记在他的脑子里,他的脑子有时候比电脑还好用。”药房同事胡乔红说,张廉年龄最大,在药房工作时间最长,是他们这些药剂师的师傅。张廉最让她佩服的是对工作的热情,药房必须保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药品供应,这个岗位是全年无休的,张廉已经56岁了,仍然跟年轻人一样坚持值班,一起盘点和搬运药物。每个月盘点药品库时,张廉总是带头加班到深夜,有时候太晚了来不及回家,他经常在药房值班室的小床上凑和一晚上。去年,药房有两名同事怀孕生孩子,另外一名同事身体不好,张廉主动承担了药房的所有苦活累活,一句怨言都没有。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原则上3年调整一次,每到这个时候都是张廉最忙的时候,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背熟新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,还要就其中部分新旧交替的药物向社区居民们解释说明。

  善于沟通社区老人全都信他

  “同样的一番话,我们去说,大爷大妈们可能就听不明白,甚至会因为误解大声吆喝,而张廉老师去说,老人马上就能接受。老人们都说张廉老师长了一张巧嘴,能把话说到他们心坎上。”药房同事李文宇说,延安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待的病人中,60岁以上的老人占80%左右,这些老人很多都是患心脏病、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的“老病号”。每隔半个月左右,他们都会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诊拿药。一些老人眼神不太好,耳朵也有点背,医生给他们讲解用药处方时,很多老人都弄不明白,有些老人因为记性不好,常常会弄错了服药时间和药量。“都是同样的药,从张廉手里拿的和在外面药店买的就是不一样,他在每个药盒上都用大字写了用药时间和注意事项,我们老年人看着方便又放心。”前来拿药的刘大爷说。张廉每次对口接待的还有一名聋哑人谭大爷,这名年近七旬的老人从小就不会说话,之前他都在大医院拿药,从去年开始到张廉工作的药房拿药。“刚开始遇到谭大爷时,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聋哑人,为了跟谭大爷沟通,张廉还自学了简单的哑语。”延安路街道卫生服务中心的张春红主任说,为了向谭大爷说明新药的注意事项,张廉经常能跟谭大爷“笔谈”好几页纸。

  居民拿错中药他及时追回

  “对一名药剂师来说,发错药是最可怕的一件事,我们把好了药房的第一关,还要帮居民把好药从口入的第二关。”张廉说,去年冬天他就遇到过一次居民拿错药的意外。60多岁的冯大妈跟李大妈同时到药房,拿了两袋子完全不同的中药。两人拎着中药袋子出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后,坐在旁边的公园里聊天,两人说得特别投机,没想到回家的时候不注意,把各自的中药袋子拿错了。“用纸袋装的中药从外观上看非常相似,虽然袋子里面放了药品发票,但很多老人吃药前根本不会注意,煎药时他们也辨认不出这十多种中药是什么。”张廉说,细心的李大妈首先发现自己把中药拿错了,赶紧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找张廉帮忙。张廉查了冯大妈的健康档案,按照上面预留的电话号码打过去,但始终无人接听。无奈之下,张廉向附近的派出所求助,民警通过户籍系统查到了冯大妈的住址在延安二路。张廉拿着中药袋子敲开冯大妈家的门,此时冯大妈根本没发现中药拿错了,正准备熬药。“两袋子中药的药性和针对的疾病完全不同,万一老人吃错了药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张廉说,此后他每次给居民拿中药时,都在纸袋上写上拿药人的名字,避免老人不小心再把中药拿错了。

  老人腿脚不便他送药上门

  “张廉这两年经常‘顺路’给我把药送到家里去,我后来才知道,我住在太平角一路,他住在台东,他根本就不顺路,每次都是专程来给我送药的。”75岁的杨大爷对张廉赞不绝口。杨大爷患有冠心病和糖尿病,从两年前开始到延安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拿药。老人每次来都要转两次公交车,遇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药品缺货,老人就只能白跑一趟。张廉知道杨大爷的老年病不能中途停药,遇到缺药的偶然情况,他每次都会联系三四家药品批发单位及时把药凑齐了。张廉看到杨大爷年龄大了,腿脚不是很方便,每次药来了之后,他都会利用休息时间,把药给老人送到家里去。为了不让杨大爷过意不去,张廉就告诉老人,他家住在太平角附近,来送药只是顺道。这个善意的谎言瞒了杨大爷两年,最近才被老人发现。

  居民搬走5年离不开老药房

  “我搬到白沙河附近去住已经5年多了,但我每隔半个月还是到延安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来拿药,我觉得从张廉手里接过的药吃着放心。”记者在药房采访时,遇到了老街坊张大爷来拿药,他告诉记者,自己在明霞支路附近住了大半辈子,搬走前有空就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来转转,经常跟张廉聊天,有心里话不方便告诉儿女,他都跟张廉倾诉。现在虽然搬到了白沙河附近,但他还是愿意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,回延安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拿药。张春红主任说,像张大爷这样搬走后经常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拿药的老街坊至少有100人。张廉工作的药房就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进门的位置,他不但要管着给病人拿药,还要负责收款和宣讲医保政策和健康保健知识。有很多居民都愿意听张廉讲些养生小窍门或者服药小常识,他在居民中有不少“铁杆粉丝”。

  “我儿子今年已经硕士研究生毕业了,回想起来,我对妻子和孩子很愧疚,孩子上高中、考大学时,我因为药房的工作太忙,陪孩子的时间实在太少了。”张廉告诉记者,再有4年他就要退休,但在退休前他一定要帮社区居民把好药品安全这关,对得起大家对自己的这份信任。

  本版撰稿摄影 记者 黄飞

Copyright © 2008-2012,WTSQWS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嘉善县魏塘街道环西南路30号    备案号:浙ICP备11018983号 院长信箱